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所有文章, 环球政治

地球上的幸福政策与生活

By on December 31, 2010 – 6:52 am  No Comment

蔡润琴 译

「不是所有东西皆能一一计算,也不是所有应算的东西皆能算进去。」爱因斯坦

英国首相金马伦

我一直在想为PositivePsychologyNews.com写一篇年终文章,细说我2010年在正向心理学范畴的个人难忘经验,以及它如何影响世界。我有多项选择:联合主办了中国首届正向心理学及教育会议、为一家中国出版社编辑了包括15本畅销正向心理学书籍的幸福科学系列、在剑桥进行有关丰盛及幸福的研究、创立了全球华人正向心理学协会,以及参与剑桥幸福研究所开展的所有令人兴奋的计划。

经过一番考虑,没有一项比得上出席英国首相金马伦在11月25日公告用于测量幸福的二百万英镑经费。我于剑桥有关丰盛及幸福的研究工作让我受邀见证这个历史性的公告。英国首相强调,国内生产总值已不再足够测量一个国家的进步,我们需要一种新方法来捕捉国家的成功及福祉。这些就是我于2010年底对我称之为「幸福政策」的一些见解。

国内生产总值的历史因由

1930年代,我们的国民会计体系建筑师Simon Kuznets不止一次地说,一个国家的福祉决不能从她的国民收入推断出来。可是,我们所建造及使用的国民会计体系却牢牢的建基于生产及创收。这也许是历史性的,有属于它的时刻。第二次世界大战之后,首要目标是生产大量生活所需的物资,以弥补战时于欧洲、中国及日本所摧毁的物资。正如Maslow的需求层次理论所言,我们要先满足最基层的生存及安全需要。因此,我们的国民会计体系不得不着眼于我们的产出。

国内生产总值的问题

国内生产总值的简单性,令它对很多政府在决策上有过大的影响。经济增长被定义为不断攀升的国内生产总值,而保持经济增长成为了一项政治责任,任何阻滞增长的政策都难以通过。 1968年、二次大战后约20年,Robert Kennedy在一次如诗演讲中说得好:

Robert F. Kennedy

然而,国民生产总值并不能为我们带来孩子的健康、教育的质素,或游戏的乐趣。它也不包括我们的诗篇之美或婚姻的力量;公开辩论的睿智或官员的诚信。它不能测量我们的才智及勇气;也不能测量我们的智慧及学问;我们的恻隐之心及对国家的热爱;总之,它测量一切,除了那些令生命变得有意义的东西。

我尝试用一个对比表来形象化这个意念,其中一些是我最近从Chip Conley听来的:

国内生产总值能算: 国内生产总值不能算:
.
制造空气污染的工业

清除公路损坏的救护车
红木的破坏
混乱蔓延中失去的自然奇观
凝固汽油弹
核武器
我们的门锁
为逃离它们的人而设的监狱
用于对抗骚乱的装甲警车
枪与刀
歌颂暴力的电视节目

孩子的健康
孩子的教育质素
孩子的游戏乐趣
诗篇之美
婚姻的力量
公开辩论的睿智
官员的诚信
我们的才智
我们的勇气
我们的智慧
我们的恻隐之心
我们对国家的热爱

毋庸置疑,经济稳定仍是优先考虑,但合理的生活水平得到保证之后,对能提升生活质素的事物有更广阔视野,对我们来说是很重要的。

幸福政策

Joseph Stiglitz

「我们测量的东西影响我们做的事。如果我们测量错误的东西,我们便会为错误的目标而努力。」经济学家Joseph Stiglitz说,他是诺贝尔奖得主及前世界银行首席经济学家。我深信假如Kennedy活在今天,他必定会像现在英国首相及法国总统Nicolas Sarkozy所做的,邀请我等心理学家跟经济学家、统计学家及其他专业人士合作,找出测量令生活更有意义的东西的方法。英法政府是否在做一些前无古人的事呢?未必。

Jigme Singye Wangchuck, Former King of Bhutan

1972年,喜玛拉雅山区小国不丹的国王Jigme Singye Wangchuck选择以「国民幸福总值」作为制定政策的指标,相信这比传统指标如国内生产总值更为重要。这跟我们正在做的相近,只不过我们现在有更多实证为本的研究及系统性数据,以至相对于30年前,我们能为政府及公众提供更先进的知识及更全面的建议。

身为一名青年学人,能参与为中央政府提供意见及影响整个社会的研究,对我来说没有比这更令人兴奋的了。另一方面,对政府来说,以一群热心科学家多年严谨研究所得的成果来支持它的政策,也没有比这更好的事了。

幸福的测量只是一个起点,也是幸福科学如何影响生活的一个例子。未来,我们可以根据更多实证为本的理论及干预,应用于商业、教育及社区环境,以建设一个丰盛的世界──这亦是我们不断努力去了解更多什么让我们幸福的推动力。

感谢Daniel Kahneman的Day Reconstruction Method、Mihaly Csikszentmihalyi的Experience Sampling Method,以及Ed Diener、Martin Seligman及其他很多人所创的生活满意度、乐观、生命意义等测量方法。现在我们正在处理爱因斯坦「不是所有应算的东西皆能算进去」的投诉,我们可以更精准更稳固的方法去陈述幸福的议程,向着全球丰盛生活的目标而努力。


参考书目:

Bok. D. (2010) The Politics of Happiness: What Government Can Learn from the New Research on Well-Being. Princeton University Press.

Diener, E., Lucas, R., Schimmack, U., & Helliwell, J. (2009). Well-Being for Public Policy (Positive Psychology).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Posner. EA, Sunstein, CR (2010). Law and Happiness. University of Chicago Press.

Prime Minister’s Office. (25 November 2010). PM speech on wellbeing.

图片
David Cameron taken by Timothy So’s colleague and used with permission
Stiglitz photo used with permission
Robert F. Kennedy, from Wikipedia
KING JIGME SINGYE WANGCHUCK

Leave a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below,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You can also subscribe to these comments via RSS.

Be nice. Keep it clean. Stay on topic. No spam.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is is a Gravatar-enabled weblog. To get your own globally-recognized-avatar, please register at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