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1 正面经历, 乐观与正面思考, 传媒, 希望, 感恩, 所有文章, 敬畏, 正面情绪(正面影响), 沟通, , 途径3 “意义”

我和60亿其他人

By on November 30, 2008 – 6:29 am  No Comment

樊晨洁 译

6 Billion Others 我是一个科技律师,处理尖端的通讯系统,信息流程和数据流动。这项工作还需要我与其他人一起去谈判冲突和争端。 就这样我开始对科技对人际关系的影响产生了厚厚的兴趣。

我绝不是一个卢德派。 通过科技的魔法我能回到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攻读硕士学位,同时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家中工作。通过我的笔记本电脑,我还可以和印度、以色列和挪威的朋友保持联系。不然他们都联系不到我。

但是当不用面对面交流的时候,我们失去了一些很重要的东西。 我看到青少年从他们认为是朋友的人哪里收到电子邮件方式的侮辱和道歉,即使他们可以在当天面对面谈一谈。

同样的科技美好地将世界放在我们脚下,却搁置了人与人之间的互动,脸部的表情,说话的语气,适时的搭下肩膀。 人类的优点,比如仁慈、慷慨和同情需要一定的神情交流才能表现出来。 同样,公平、公民身份和忠诚都取决于我们建立的社会纽带来团结并扩大社区。

当孩子们每天对着屏幕多于真正与有血有肉的人交流时,要怎样让他们发展这些移情的纽带呢?在我的儿子需要学习如何与他人沟通以及如何驾驭困难的时刻,技术增加了更多障碍。

摄影师Yann Arthus-Bertrand 有个主意。 当他在1980年滞留在马里的时候,他用了一晚倾听另一个人生命的故事。 那时乾旱和贫穷很严重, 但恐惧、梦想和记忆却没有带来任何抱怨。 他们没有要求任何东西。相反,他们共有的是在同一个世界里,两个从不同地方来的人围火夜话。

自那时后,Arthus-Bertrand 开始记录与6,000个来自65个国家的人的访谈,可以在6 Billion Others网站上找到。 每个人讲述他们最早的记忆、梦想和他们相信死后会发生的事。他们谈论最后一次哭泣,和从父母身上学到的东西。从那个网站中知道他这样做的目的,是为了建立一个「感性及人道的人类写真」。

当然,在浏览他的网站的时候,唯一沟通和互动的路径就是电脑屏幕。 然而,还是有一种亲密联系的升华。访谈提供了一个更好的机会去了解和同情别人。Peterson and Seligman (2004) 指出同情心偏袒着那些和自己有相通遭遇的人。乍一看,很多被访者跟我大不相同。Kole,埃塞俄比亚的一个牧民,自豪并喜悦地说着他的山羊。来自巴布新畿内亚的Maremba,有一根骨头穿过他的鼻子,当我的孩子第一次见到他时,只会咯咯地傻笑。 然而当我们真诚地沟通时,我跟他们并没有分别。 Kole教我去感谢并欣赏简单的事物。 Maremba谈到他父亲的时候,我的眼泪也不自主的流下来。

Maremba Talking

The 6 Billion Others的展览将会在巴黎Grand Palais展出。时间是2009年1月10日至2009年2月12日,到时,享受吧

参考书目:

Peterson, C. and Seligman, M.E.P. (2004). Character strengths and virtues: A handbook of classification. New York: Oxford University Press.

图片来源: 6 Billion Others

Leave a comment!

Add your comment below, or trackback from your own site. You can also subscribe to these comments via RSS.

Be nice. Keep it clean. Stay on topic. No spam.

You can use these tags:
<a href="" title=""> <abbr title=""> <acronym title=""> <b> <blockquote cite=""> <cite> <code> <del datetime=""> <em> <i> <q cite=""> <s> <strike> <strong>

This is a Gravatar-enabled weblog. To get your own globally-recognized-avatar, please register at Gravata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