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途径2 “投入/流动”

家庭部分2: 在亲子关系上建立承诺
By Guest Author  
January 10, 2011 – 7:06 am | No Comment


为庆祝新一年的开始,我决定在2011年1月1日成为百万观众的一分子,收看Oprah Winfrey’s new cable network(OWN)节目。我观看了新节目的内容,从收执房屋,至管理班别去制作成自己的节目。其中最令我感兴趣的是一个名为「被孩子绑架」(Kidnapped by the Kids)的节目。

正面心理学逆向工程
By Guest Author  
December 21, 2010 – 6:02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其中一个研究的持续的挑战,就是让它牵涉到普罗大众,可是,当对普罗大众有用的,却不一定对个别例子有帮助。
可是,惊讶的是很多人接受普通性的结果,就如把正面比例(Positivity Ratio) 假设为他们必须3:1正比负面事情,然后只发现自己不快乐。

结他英雄或高校?一个家庭的抉择
By Christine Duvivier  
May 9, 2009 – 10:12 pm | No Comment

蔡润琴 译
Beach Walk AloneBlake Peebles是高校二年级生,他中午起床,做几小时学校功课,然后练10小时《结他英雄》(音乐视频游戏系列)。他的父母疯了吗?
也许,但不妨这样想想:根据《American Way Magazine》五月号的一篇报道,Blake每天在家上课及补习3小时,代替上8小时高校,经过测验,他现在具12年级的程度,他有更多朋友,更常参与社交。同时,他对电脑游戏不但投入,也很在行,这是目前的经济发展得最快的范畴之一。

个人卫生、爱因斯坦与你的Like-O-Meter
By Marie-Josee Salvas  
April 24, 2009 – 6:56 am | No Comment

陈健邦 译
Baby Bath小时侯,你喜欢每天洗澡吗?我不喜欢。我甚至记得有一天我精心策划了一个诡计去逃避洗澡。不消说,妈妈看穿了我的计划,而我还是要湿透身。二十五年过去了,洗澡深深嵌入我习惯,我无法想像如何能没有好好洁净身体就上班。

怎样看待青少年的积极性
By Christine Duvivier  
April 9, 2009 – 11:11 am | No Comment

Phoebe Fan 译
成功的人,企业家,首相,诺贝尔获得者,科学家,领导人。当你看到这些人物名词时你会想到什么样的词语呢?学术不精的?不成功的?没有动力的?
这些大概不会是你的第一印象,但是很多从事这些事的人在高中并不是个好学生。事实上,BBC的一项研究表明“绝大部分”在英国自己创业成为亿万富翁的人都在学校时代挣扎过。

工作中的激励
By Guest Author  
April 4, 2009 – 9:36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我有一个客人有一个有趣的工作困境。这个客户─暂且叫他塞姆─与他上司贾森有一个融洽的关系。贾森是一位有丰富构思的人,并很支持塞姆,定期指派他新的项目。所以塞姆的问题是什么呢?没有任何一个构思让他感兴趣。虽然他很尽责地工作,但是为自己不能欣赏这些构思而感到不忠,他觉得自己只是做了一个好士兵,除此以外就没有别的。塞姆的控诉是发现自己是平庸的,并发现自己看着时钟等待回家的时间到。他却知道他可以做得更好。塞姆的表现相当于低烧 ─不是生病以致可给予药物,但却没有好得足以奋力而跑。

世界的存育在于原始。 -Henry David Thoreau
By Aren Cohen  
March 12, 2009 – 4:33 am | No Comment

陈健邦 译
walden-pond.jpg春天要来了。对于正面心理学家来说是个好消息。
最近我在看超自然论作家的作品,包括宣扬人与自然共通之重要性的Henry David Thoreau。在1845年,Thoreau毅然前往近Walden Pond的森林,住了两年两月两日。当被问到原因时,他答道:「我往森林去是因为我想从容不迫地生活,仅仅面对生命中本质的事实,以及看出,如果我没法从这当中学到甚么,于自己行将就木之时会发觉自己从来没活过……我想深刻地生活和提取生命的精髓……」虽然Thoreau在那三个月中过着颇为孤独的生活,但他真的把自己坦于大自然的伟大前,无疑,他活过了。

工作与爱
By Marie-Josee Salvas  
February 24, 2009 – 1:27 am | No Comment

苏绮宁 译
supportive work team heart love work PPND爱是无往而不利的,对吧?它能振奋人心,使人得力。它使不可能的变成可能。它缔造和谐。
那么为什么我们在办公室里那么害怕谈及爱呢?当我们在那些灰色的围墙和忙乱的空间中提及这个字,爱彷佛就忽然显得不恰当、有损生产力、甚至愚蠢。

未来的领导者
By Marie-Josee Salvas  
January 23, 2009 – 11:06 am | No Comment

张翔 译
Nurturing the right brain
回想一下你们曾经跟随过的领导者:
*哪一个对你的生活最有正面的影响?
*哪三个字最能够描述这个人给你生活带来的帮助?
领会真正的领导是令人难以置信的。Gallup在一个近期的研究里对这个复杂的题目进行了更透彻的阐述。Gallup采访了超过10, 000人,并且对被采访者提出了上述的两个问题。
我一会就会把他们的研究结果告诉大家,但是首先,让我们看一下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现代世界是如何变化的。在我们领会什么能让一个好领导更好之前,我们必须要了解跟随者的看法。

工作家庭 (Work Family)之流动
By Guest Author  
December 20, 2008 – 12:58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Work Family Flow
新一年的开始是一个时间去反省生活,例如有什么做得到,有什么做不到,有什么可以在2009年做得更好。对很多人来说,首要的是去在工作和家庭中找一个更好的「平衡」(`balance') 。但对于那些活在忙碌、紧迫和充满压力生活中的人,这种「平衡」(`balance') 可说是不可能发生。
其实,我们从广泛的研究可以得知,大部份的人,尤其是工作中的父母,都很挣扎地想要把工作和家庭联合。他们感到有罪咎、不停与时间竞赛和负荷过多(Pocock, Skinner, & Williams, 2007) 。对一些机构来说,这些困难导致员工对工作不满意、对机构不够投入、增加缺席率、和增加辞职率(Duxbury & Higgins, 200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