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乐观与正面思考

吸血僵尸变天使:创新信念的自由
By Nicholas Hall  
May 7, 2009 – 10:50 pm | No Comment

蔡润琴 译
Optimism is good for you. It's also more fun. ~ Martin E. P. Seligman
你是否经常都是同一个人?有些情况,面对压力,你仍感到充满力量,觉得前面的逆境至少有部份在自己的控制之中。又有些情况,你感到面对逆境束手无策,唯一能做的就是弃械投降。

不夠好?不够聪明?不夠漂亮?
By Guest Author  
April 29, 2009 – 6:55 am | No Comment

李芷君译
Journal在我们脑袋中的嗡嗡声真的可以致命。「我什么都不够好」(I'm not whatever enough.)我应该做这样,我应该做那样,我应该做更多的事情。

我们称这些声着为麻烦(the gremlin)或者是破坏活动者。其他人会把它看待成一台收音机不停重复自已限制的信念,并把它深深留在下意识中。当你呼唤它们时,这些声音会产生有害的效果。正面心理学家有时认为,它是我们不以为然的精神对话,把我们留在传统的束缚当中。这些想法和我们的信念系统是可以变成真实的。

正面心理金字塔
By Dave Shearon  
April 17, 2009 – 6:59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Positive Psychology Pyramid当我与律师、教师、学校高层、商学院的学生、以及其他人在正面心理学方面合作时,我寻求如何去整理我的方法。结果出了这个金字塔。(对那些喜欢有机图像的,请看文章的最后) 。我承认我的思想可能被合作的律师影响,因为我也在法律学院带出独特的亏缺上挣扎过。如果是这样,我分享这篇文章,希望它会触发其他人去贡献他们的想法,尤其在怎样整理这新领域的发现。

怎样看待青少年的积极性
By Christine Duvivier  
April 9, 2009 – 11:11 am | No Comment

Phoebe Fan 译
成功的人,企业家,首相,诺贝尔获得者,科学家,领导人。当你看到这些人物名词时你会想到什么样的词语呢?学术不精的?不成功的?没有动力的?
这些大概不会是你的第一印象,但是很多从事这些事的人在高中并不是个好学生。事实上,BBC的一项研究表明“绝大部分”在英国自己创业成为亿万富翁的人都在学校时代挣扎过。

正面手术经历
By Guest Author  
March 28, 2009 – 11:02 am | No Comment

娄敏华 译
doctor positive surgery「……为了安全着想,我们都是要使股票产生起伏波动的主力术。」
我相信人生中总有某些时候会说以上的说话,而我早前亦第一次接受手术。我在想当外科医生在我的身体中抽取某些不良细胞时,我能否从是次经验中找到任何正面的得着呢?我们能否利用正面心理学的理论协助病人以更好的状态接受外科手术呢?

创造赞赏的文化
By Angus Skinner  
March 19, 2009 – 4:32 am | No Comment

陈腾达 译
jedi-chef.jpg我们浸浴在谈话的厚汤中。这些谈话的内容和含义点缀了我们的生活。
试想想,当你驾车送你的孩子上学,我突然转向切线(令人讨厌)。如果你说“男司机-都是坏人",那么您的孩子就会联想到这个问题是很普遍的(所有男人)和持久的(没有希望)。

不是你……当你的孩子对而学校错──教育的神话™(第三部份)
By Christine Duvivier  
March 9, 2009 – 8:17 am | No Comment

吴瑞茵 译
lauren-moon-bounce-3.jpg
有些婴儿10个月便会走路,有些到了17个月也不会步行。由最初开始,我们便有70%的表现差距,但我们知道这是正常的,所以我们不会去过份修正婴儿的步姿。我们明白,他们到了大概一年级,我们不知道、也不在乎谁到了12个月还学不会走路。
我们为甚么不把这个态度投放在孩子人生的其他阶段呢?因为我们知道,当孩子到了35岁的时候,没有人会知道或在乎他们在中学时的表现。很多年青人都有不能在学校培训的天份和才能──就像婴儿的步姿──这和他们在工作和人生上的成功没有关系,它们或会迟些出现。

四句话让你更幸福
By Dave Shearon  
January 17, 2009 – 3:59 am | No Comment

董蕊 译
Jumping happiness PPND
首先,要感谢的是Aren Cohen这个月12号发表的美丽的个人小故事How Sweet It Is…给了我写这个主题的灵感。如Christopher Peterson所说,「别人也很重要」。
我一直在思考如何才能让人们改变,特别是那种正面心理学着重的改变 从 一般到好,或者好到更好,力求做到尽善尽美。
当我主持或参加讲座时,我通常会告诉大家三点我在演讲和研讨时不会做的事情:

(书评)传记:第十四任达赖喇嘛
By Dana Arakawa  
December 14, 2008 – 12:11 am | No Comment

陈彧文 译
manga-cover.jpg
数个月前,我跟一位美国海军SEAL的朋友有过一段热烈的对话,我问他是否已有杀人的准备,他的回覆是坚定的–对,我已经准备好了。邪恶的人应在不需考虑生命的价值下而被处死,这种信念已强烈地影响到他。

虽然我欣赏他的勇气,欣赏他的责任感,欣赏他深厚的爱国之心,但他那乐于参与战争之心仍使我很难信服,可是,面对着他的坚定,我仍未能道出在我们对话中涌现的问题和想法。
书评: 传记:第十四任达赖喇嘛, 插图由 Tetsu Saiwai, 编辑自 Eiji Han Shimizu (Emotional Content, 2008).

我和60亿其他人
By Sean Doyle  
November 30, 2008 – 6:29 am | No Comment

樊晨洁 译
Maremba Talking我是一个科技律师,处理尖端的通讯系统,信息流程和数据流动。这项工作还需要我与其他人一起去谈判冲突和争端。 就这样我开始对科技对人际关系的影响产生了厚厚的兴趣。我绝不是一个卢德派。 通过科技的魔法我能回到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攻读硕士学位,同时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家中工作。通过我的笔记本电脑,我还可以和印度、以色列和挪威的朋友保持联系。不然他们都联系不到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