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正面心理金字塔
By Dave Shearon  
April 17, 2009 – 6:59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Positive Psychology Pyramid当我与律师、教师、学校高层、商学院的学生、以及其他人在正面心理学方面合作时,我寻求如何去整理我的方法。结果出了这个金字塔。(对那些喜欢有机图像的,请看文章的最后) 。我承认我的思想可能被合作的律师影响,因为我也在法律学院带出独特的亏缺上挣扎过。如果是这样,我分享这篇文章,希望它会触发其他人去贡献他们的想法,尤其在怎样整理这新领域的发现。

创造赞赏的文化
By Angus Skinner  
March 19, 2009 – 4:32 am | No Comment

陈腾达 译
jedi-chef.jpg我们浸浴在谈话的厚汤中。这些谈话的内容和含义点缀了我们的生活。
试想想,当你驾车送你的孩子上学,我突然转向切线(令人讨厌)。如果你说“男司机-都是坏人",那么您的孩子就会联想到这个问题是很普遍的(所有男人)和持久的(没有希望)。

联谊与酿酒
By Derrick Carpenter  
February 25, 2009 – 8:08 am | No Comment

刘咏汶 译
Beer brewing on a stove若你曾试过酿啤酒,应该会感到自己的无能。我最近利用周末的时间找到适合的谷类,掌握发酵的时间,控制温度,按步骤加进蛇麻子(啤酒花)和香料调味,避免啤酒暴露在空气中,并消毒一切会与之接触的器具。那是一整天的工夫,而最后当你试味时──简单形容──就是开水的味道。随后再加酵母酿制需要四星期时间,但泡沫还是未能形成。制成品像是麦片碗底剩下的水多过麦芽啤酒。现在你应该会问一个我多次问自己的问题:我为甚么要为一种蠢饮料去忍受那么冗长的过程?

工作与爱
By Marie-Josee Salvas  
February 24, 2009 – 1:27 am | No Comment

苏绮宁 译
supportive work team heart love work PPND爱是无往而不利的,对吧?它能振奋人心,使人得力。它使不可能的变成可能。它缔造和谐。
那么为什么我们在办公室里那么害怕谈及爱呢?当我们在那些灰色的围墙和忙乱的空间中提及这个字,爱彷佛就忽然显得不恰当、有损生产力、甚至愚蠢。

爱和学习
By Guest Author  
February 20, 2009 – 7:18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kids_hugging.jpg人类的学习技能和适应力是我们各项能力之冠 而且有研究指出,爱是我们改变和成长的必要条件。我们的身体和精神被连结起来,以达致爱和学习。堕入爱河
爱能改变大脑。一般来说,生命中的改变和生理上大脑的改变是相关的,而这种相关性更是神经可塑性(neural plasticity) 造成的。爱、粘接、及其相关的神经和催产素都能够发动大量大脑中的弹性改变。催产素一直被誉为「失忆激素」(an amnesiac hormone),因为它好像会软化神经网络,来准备新的学习和行为。

1+1=5?5份爱的礼物
By Timothy So  
February 18, 2009 – 5:58 am | No Comment

蔡润琴 译
「有些时刻,你发现自己跟另一个人合成一体。这是一个大发现。存活是生命的第二法则,第一法则就是我们都是一体。」Joseph Campbell
正如Joseph Campbell所言,有些时刻,我们会跟另一个人如此接近,令我们觉得两人好像已合成一体,或者,爱就是能令人二合为一的唯一力量。对很多人来说,爱的魔力能带来不同的正面结果比如快乐、满足感和正面情绪(Kim & Hatfield)。但到底是甚么令爱充满魔力?答案言人人殊:存在和重要的感觉、得到重要的人的感情支持(尤其在困难的日子),甚或亲密和友爱的感觉。Elijah Mickel (《Africa Centered Reality Therapy》及《Choice Theory》的作者)和Cecilia Hall(Delaware State University)最近写了有关完美的爱的5份礼物,我希望能在这个充满爱意的2月份──西方的情人节和东方的元宵节同在这月份──和你们分享这些巧思。

爱是…… (据Fredrickson所說!)
By Dave Shearon  
February 17, 2009 – 10:33 pm | One Comment

李芷君 译
爱是……。这短短一个字,已足以令诗人、哲学家及心理学家在世界中遨游。现在,Barbara在她的书Positivity 给予我们一个审视“爱”的新角度。我们的读者应该会对Fredrickson博士有关正面情绪的「扩阔及建设」理论十分熟悉。当我们经历正面的情绪时,我们扩阔了我们的思想/ 行动,亦为我们的未来建立身体上、心理上、社交的资源准备。在Positivity中,Fredrickson博士解释了有关的理论,总结了一些不能反证理论虚假的研究,而由Marcial Losada的数学所建立的3:1最少比例,也是凭她的数据来验证的。

静观.爱
By Guest Author  
February 16, 2009 – 6:52 am | No Comment

吴瑞茵 译
rose mindfulness love我对于情人节有混杂的感觉。一方面,这个专门用于享受爱情滋味的节日有助增强和培养正面情绪,表达感激之情,甚至感恩。我相信很多人都有一个有美好浪漫的情人节。
另一方面,即使最忠诚的关系都有起伏的时候,而用一个节日去强调浪漫和激情可能会令一些人感到压力,因为我们都有可能成为社会比较的受害者:我们很容易会假定其他人都对他们的配偶有很亲密的感觉,如果我们没有感觉很多情的话我们的关系一定是出了毛病。

怎麽分辨真爱和人造合成的爱
By Guest Author  
February 15, 2009 – 2:01 am | No Comment

陈晓翎 译
Monkey mother and baby甚么是爱?那些古希腊人、诗人、心理学家,甚至爱神丘比特告诉我们的全都使人失望。这些专家都毫不犹豫地专注于肉欲而忘记了持久的依附关系。没错,爱是富于同情心的,但是同情心不一定等于爱。真爱是依附,有选择性并且持久的。相反,同情却在分离时最显而易见,而且只是一种当下产生的感觉。发育完全的哺乳动物,不限于人类,他们的爱都包含了持久、显着无我的肢体依附。如果「真」爱惊人的独立于个人的自由意志,则哺乳类动物的进化过程把爱从「下丘脑释出的反射性神经内分泌」中得到解放。配偶的选择和结合,如果是相对非自愿的,就是根基于利他主义。生物学上来説,就是催产素和镜子细胞的动机因素。

优势领导:与作家Tome Rath的访谈──第一部份
By Margaret Greenberg  
February 14, 2009 – 11:42 am | One Comment

张翔 译
2月14日 情人节!
在过去的两年里我一直都在写关于这一天的爱情故事(《Using the L Word in Business》 和《Love and the Capacity to Love》)。今年,我稍微做了一些调整,不再只写爱,而是将书评和对作者的访谈放在一起。
然而,在Tom Rath和Barry Conchie近期出版的《优势领导:优秀领导者、团队和为甚么大家会追随》(Strengths Based Leadership: Great Leaders, Teams, and Why People Follow)这本书里,你将会惊奇的发现爱是如何出现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