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希望

正面心理金字塔
By Dave Shearon  
April 17, 2009 – 6:59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Positive Psychology Pyramid当我与律师、教师、学校高层、商学院的学生、以及其他人在正面心理学方面合作时,我寻求如何去整理我的方法。结果出了这个金字塔。(对那些喜欢有机图像的,请看文章的最后) 。我承认我的思想可能被合作的律师影响,因为我也在法律学院带出独特的亏缺上挣扎过。如果是这样,我分享这篇文章,希望它会触发其他人去贡献他们的想法,尤其在怎样整理这新领域的发现。

怎样看待青少年的积极性
By Christine Duvivier  
April 9, 2009 – 11:11 am | No Comment

Phoebe Fan 译
成功的人,企业家,首相,诺贝尔获得者,科学家,领导人。当你看到这些人物名词时你会想到什么样的词语呢?学术不精的?不成功的?没有动力的?
这些大概不会是你的第一印象,但是很多从事这些事的人在高中并不是个好学生。事实上,BBC的一项研究表明“绝大部分”在英国自己创业成为亿万富翁的人都在学校时代挣扎过。

爱是…… (据Fredrickson所說!)
By Dave Shearon  
February 17, 2009 – 10:33 pm | One Comment

李芷君 译
爱是……。这短短一个字,已足以令诗人、哲学家及心理学家在世界中遨游。现在,Barbara在她的书Positivity 给予我们一个审视“爱”的新角度。我们的读者应该会对Fredrickson博士有关正面情绪的「扩阔及建设」理论十分熟悉。当我们经历正面的情绪时,我们扩阔了我们的思想/ 行动,亦为我们的未来建立身体上、心理上、社交的资源准备。在Positivity中,Fredrickson博士解释了有关的理论,总结了一些不能反证理论虚假的研究,而由Marcial Losada的数学所建立的3:1最少比例,也是凭她的数据来验证的。

用爱和意愿去作出改善
By Guest Author  
January 29, 2009 – 11:08 am | No Comment

陈腾达 译
Changes
这个月我们发现了甚么?
美国的政治舞台进入了一个新纪元,正如Derrick Carpenter告诉我们,「改变」的承诺在空气中弥漫着。但和所有的承诺一样,若果我们忽略了持久的改变源自于自己的行动的话,承诺就会变成错误的期望。这是一个选择。
Dave Shearon有一个看法:「快乐」能产生正面的意愿:「你好,我的名字是路易,我想更加快乐,我愿意努力使自己更快乐。」 John Yeager的理论将意愿看成意志。他认为虽然愿望是重要的,但培养出良好的习惯才是达成愿望的关键。有趣地,这正是「希望理论」(hope theory)的中心思想。
Aren Cohen以一篇充满希望的文章出色地阐释了认清自己的意愿,运用各种感官去具体化达成愿望时的那种美好感觉的重要性。大家试想像一下愿望达成时的影像、感觉、气味,甚至是味道:「太美好了!」她说。

未来的领导者
By Marie-Josee Salvas  
January 23, 2009 – 11:06 am | No Comment

张翔 译
Nurturing the right brain
回想一下你们曾经跟随过的领导者:
*哪一个对你的生活最有正面的影响?
*哪三个字最能够描述这个人给你生活带来的帮助?
领会真正的领导是令人难以置信的。Gallup在一个近期的研究里对这个复杂的题目进行了更透彻的阐述。Gallup采访了超过10, 000人,并且对被采访者提出了上述的两个问题。
我一会就会把他们的研究结果告诉大家,但是首先,让我们看一下在过去的几十年里现代世界是如何变化的。在我们领会什么能让一个好领导更好之前,我们必须要了解跟随者的看法。

(书评)传记:第十四任达赖喇嘛
By Dana Arakawa  
December 14, 2008 – 12:11 am | No Comment

陈彧文 译
manga-cover.jpg
数个月前,我跟一位美国海军SEAL的朋友有过一段热烈的对话,我问他是否已有杀人的准备,他的回覆是坚定的–对,我已经准备好了。邪恶的人应在不需考虑生命的价值下而被处死,这种信念已强烈地影响到他。

虽然我欣赏他的勇气,欣赏他的责任感,欣赏他深厚的爱国之心,但他那乐于参与战争之心仍使我很难信服,可是,面对着他的坚定,我仍未能道出在我们对话中涌现的问题和想法。
书评: 传记:第十四任达赖喇嘛, 插图由 Tetsu Saiwai, 编辑自 Eiji Han Shimizu (Emotional Content, 2008).

我和60亿其他人
By Sean Doyle  
November 30, 2008 – 6:29 am | No Comment

樊晨洁 译
Maremba Talking我是一个科技律师,处理尖端的通讯系统,信息流程和数据流动。这项工作还需要我与其他人一起去谈判冲突和争端。 就这样我开始对科技对人际关系的影响产生了厚厚的兴趣。我绝不是一个卢德派。 通过科技的魔法我能回到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攻读硕士学位,同时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家中工作。通过我的笔记本电脑,我还可以和印度、以色列和挪威的朋友保持联系。不然他们都联系不到我。

成为我们自己的预见者
By Guest Author  
November 4, 2008 – 9:36 am | No Comment

张翔 译
Brain in Abstract最基本的假设是“它都是虚拟的。”什么是完全虚拟的?现实。我们给自己贴上的标签。我们为自己解释为什么事情会发生在我们身上。这时,你们当中有些人大概会觉得这听起来有点自我安慰(self-help-ish.) 的确,《可能性的艺术》更多的着眼于现实的运用而非形而上学。尽管如此,假设是建立在神经系统科学的前提上(进一步关于神经系统科学与学习的信息,请查阅Kathryn Britton的文章:训练心灵,改变大脑(Training the Mind Changes the Brain).)

小心你的岳母大人! (Attenti Alla Suocera) 社会所建造的语言和现实
By Guest Author  
October 29, 2008 – 8:31 am | No Comment

邱欣瑜 译
我们习惯经常把自己的想法加插在故事里,每当我们再重新讲述故事时,那个习惯又会不知不觉的加强了。所以这种习惯就会变得越来越难改正。
今天,我的一位客户在描述故事中被我打断了。我们聊到了为什么他还是单身,不知不觉他开始告诉我他过去的女朋友─—一个失败的恋情。故事里都是有关埋怨和过错,完全集中在谁做错了什么,而不是谁做对了什么。

注意你的内心律师
By Marie-Josee Salvas  
October 24, 2008 – 9:47 am | No Comment

樊晨洁 译
neighbors-reconcile.jpg相信大家都有这样的经验,我最近目睹了一场激烈的争论,发生在邻居间对总统选举的不同意见上。也许你发现你自己也有类似的情况,如果你和与你持相反意见的人的关系在最近变得紧张,请注意了﹗….
根据日常推理的研究显示,人们倾向于凭直觉做决定,然后试着寻找支持自己观点的理据。 相对于证明自己是错误的讯息而言,我们往往容易记得可以支持自己观点的讯息,这就是我们的确认偏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