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敬畏

相信圣诞老人
By Guest Author  
December 17, 2010 – 7:50 am | No Comment


张帆 译
本周六标志着我的丈夫Tim和我在Red Door Family Homeless Shelter 的节日派对上扮演圣诞老人夫妇的第十四个年头。尽管这是我们所做最让人心痛的事情,但这也是我们一年当中最充实的4个小时。我们也把帮助一个无家家庭变成了一项传统,他们最近刚刚离开了居所、亲人和朋友。这些年来,我的朋友们已经帮助过许多这样的家庭,但是今年的经历的确奇妙。

Savor People
By Guest Author  
November 16, 2010 – 10:55 am | No Comment


你记得当你看到如大峡谷的景观时的感受吗?
当我第一次踏足大峡谷南面时,我看得目瞪口呆。那美丽像雷一样打在我身上。我完全不能相信自然的奇妙。敬畏就是我当时唯一感受到的。
那是不能忘记的经验。但很配合。

世界的存育在于原始。 -Henry David Thoreau
By Aren Cohen  
March 12, 2009 – 4:33 am | No Comment

陈健邦 译
walden-pond.jpg春天要来了。对于正面心理学家来说是个好消息。
最近我在看超自然论作家的作品,包括宣扬人与自然共通之重要性的Henry David Thoreau。在1845年,Thoreau毅然前往近Walden Pond的森林,住了两年两月两日。当被问到原因时,他答道:「我往森林去是因为我想从容不迫地生活,仅仅面对生命中本质的事实,以及看出,如果我没法从这当中学到甚么,于自己行将就木之时会发觉自己从来没活过……我想深刻地生活和提取生命的精髓……」虽然Thoreau在那三个月中过着颇为孤独的生活,但他真的把自己坦于大自然的伟大前,无疑,他活过了。

联谊与酿酒
By Derrick Carpenter  
February 25, 2009 – 8:08 am | No Comment

刘咏汶 译
Beer brewing on a stove若你曾试过酿啤酒,应该会感到自己的无能。我最近利用周末的时间找到适合的谷类,掌握发酵的时间,控制温度,按步骤加进蛇麻子(啤酒花)和香料调味,避免啤酒暴露在空气中,并消毒一切会与之接触的器具。那是一整天的工夫,而最后当你试味时──简单形容──就是开水的味道。随后再加酵母酿制需要四星期时间,但泡沫还是未能形成。制成品像是麦片碗底剩下的水多过麦芽啤酒。现在你应该会问一个我多次问自己的问题:我为甚么要为一种蠢饮料去忍受那么冗长的过程?

爱是…… (据Fredrickson所說!)
By Dave Shearon  
February 17, 2009 – 10:33 pm | One Comment

李芷君 译
爱是……。这短短一个字,已足以令诗人、哲学家及心理学家在世界中遨游。现在,Barbara在她的书Positivity 给予我们一个审视“爱”的新角度。我们的读者应该会对Fredrickson博士有关正面情绪的「扩阔及建设」理论十分熟悉。当我们经历正面的情绪时,我们扩阔了我们的思想/ 行动,亦为我们的未来建立身体上、心理上、社交的资源准备。在Positivity中,Fredrickson博士解释了有关的理论,总结了一些不能反证理论虚假的研究,而由Marcial Losada的数学所建立的3:1最少比例,也是凭她的数据来验证的。

我和60亿其他人
By Sean Doyle  
November 30, 2008 – 6:29 am | No Comment

樊晨洁 译
Maremba Talking我是一个科技律师,处理尖端的通讯系统,信息流程和数据流动。这项工作还需要我与其他人一起去谈判冲突和争端。 就这样我开始对科技对人际关系的影响产生了厚厚的兴趣。我绝不是一个卢德派。 通过科技的魔法我能回到University of Pennsylvania 攻读硕士学位,同时在北卡罗莱纳州的家中工作。通过我的笔记本电脑,我还可以和印度、以色列和挪威的朋友保持联系。不然他们都联系不到我。

我的国家、达埃文与我的母亲:有意义的人际联系
By Derrick Carpenter  
November 25, 2008 – 12:47 am | No Comment

陈健邦 译
human connection在总统大选当晚,我和朋友身在宾夕法尼亚大学附近费城的一所公寓里,躺于舒服的沙发上聊天,而那时正报告着各州的选战结果。我们在思索Harold Zullow和Martin Seligman的研究指在总统大选中胜出与乐观有关,究竟有甚么意义。在官方宣布巴拉克•奥巴马 (Barack Obama) 当选后,不消片刻,外面的街头──中央校园的大道──已涌着支持的群众。数百人欢欣而和平地迈向路的中间。我们立即不看电视了,走到窗前看这壮观的情景。「他们要往哪里去呢?他们又从哪里来的?」我们想。茫无头绪,只能看着他们一边走一边互相拥抱,听着从窗缝中窜进的热烈喧嚣之时,一阵寒颤直捣我的神经。

将不安击倒:在离异时仍以自我为中心
By Guest Author  
November 16, 2008 – 10:18 am | No Comment

张翔 译
我仍然清楚地记得我离婚时的痛苦岁月。一个愤怒的电话留言,一个即将到来的关于孩子监护的听证日子,这些根本就是未知的深渊。我身体的每个组织都感觉到焦虑不安,使得我无法集中精神。在那时,我拿出了大武器。
我已不记得我是怎样发现这个最具威力的工具,但一旦我体验到它的力量我就经常使用它。我的秘密武器就是一边听着耳机里鼓舞人心的录音,一边在跑步机上(快)走。我刚开始健身时是神经质的而且脾气暴躁的,但一小时过后我不仅仅冷静下来,精神也放轻松了不少,而这种冷静和轻松都只有在你完全相信一切都好时才会出现。

正面心理学有助你面对金融海啸吗?
By Guest Author  
October 23, 2008 – 5:29 am | No Comment

娄敏华 译
wall street trader我在纽约居住。或许因为纽约是全世界的金融中心,这里的人每天都为着金融海啸而感到焦虑不安。在星巴克咖啡店里,人们都聚精会神,严肃地看着华尔街日报,所有头条的报导都是有关雷曼兄弟、AIG及紧急财政援助的消息。你会感受到他们随着道琼斯工业指数的升落,不停的惊喜、叹息或者是惊恐。我在想,正面心理学怎样协助人们面对这次金融海啸呢?

来读这本书!George Vaillant的著作《精神的进化》(“Spiritual Evolution”)
By Editor S.Maymin  
June 3, 2008 – 11:45 am | No Comment

刘碧琪 译
Spiritual Evolution当你阅读George Vaillant的《精神的进化》(Spiritual Evolution)时,可能会发生这样一些事情:

  • 在阅读「欢乐」的一章时,你也许会喜极而泣。在阅读「爱」的章节时,你会想打电话回家问好。
  • 你会被成年人发展研究中的个人故事以及故事中这些人如何培养起正面的情绪和精神的过程所吸引。
  • 你可能会置身于庞大的脑假象 中 – 一种看似你在玩乐但实际上是在学习的情况。