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Category

Articles in 环球政治

地球上的幸福政策与生活
By Timothy So  
December 31, 2010 – 6:52 am | No Comment


蔡润琴 译
「不是所有东西皆能一一计算,也不是所有应算的东西皆能算进去。」爱因斯坦
我一直在想为PositivePsychologyNews.com写一篇年终文章,细说我2010年在正向心理学范畴的个人难忘经验,以及它如何影响世界。

积极心理学 – 聚焦中国
By Guest Author  
October 31, 2010 – 12:50 pm | No Comment


在21世纪,中国逐渐发展成了一个超级大国。作为一个渴望成为国际领导者的经济大国,中国的成长引起了全球公众广泛的不确定性。中国的财政扩张已经从根本上改变了世界经济的属性,我们每个人的未来都与那里发生的一切有密切关系。

人民群众的幸福:创建丰盛世界
By Timothy So  
July 18, 2009 – 9:49 am | No Comment

苏德中 着, 蔡润琴 译
Gross Domestic Product in 2007国际正面心理学协会第一届世界会议(WCPP)的开幕及闭幕演说中,Dr. Martin Seligman提出了一项具挑战性的目标:
于2051年把关注「丰盛人生」的世界人口由目前的10-15%提高至51% 。 
这个宏亮的目标所追求的,使正面心里学及快乐的科学不但止于个人层面(individual level),更延伸至社会制度及大众层面(population level)。

CAPP会议的三个主题演讲:经济,教育,与社会变迁
By Bridget Grenville-Cleave  
April 26, 2009 – 6:48 am | No Comment

赵昱鲲 译
这个月早些时候,Timothy So为在英国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举行的CAPP的第二届应用积极心理学会议(2nd Applied Positive Psychology Conference)的一些主题演讲做了评论。会议的主题是创造繁盛的社区:最小的事情,最大的改变。本篇评论再讲三个主题演讲,它们都生动描绘了个人行动如何引起积极的社会变革。

创造丰盛的三堂课:第二届应用正面心理学会议摘要
By Timothy So  
April 18, 2009 – 6:54 am | No Comment

蔡润琴 译
http://positivepsychologynews.com/wp-content/uploads/2009/04/3418010666_b8e137b226.jpg
一连三天的第二届应用正面心理学会议 四月初于University of Warwick举行。很多业内的杰出学者、思想家及从业者齐集于这两年一度的会议,为如何在社区中应用正面心理学的知识交换意见及心得。在这篇回顾文章中,我将从三个不同层面──个人、组织及社区──重点论述我在创造丰盛的最获裨益的三堂课。

才能为本的领导:与作者Tom Rath的访问 第二部分
By Margaret Greenberg  
March 14, 2009 – 7:33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Margaret Greenberg and Tom Rath接下来是上月我与畅销作者Tom Rath访问的第二部分,他最新的着作是与Barry Conchie一起创作的书Strengths Based Leadership: Great Leaders, Teams, and Why People Follow。(第一部分在这里)。我学习到他在StrengthsFinders 2.0中所刻画的34个关于才能的主题可以分为四个范畴:行政,影响,关系建立,和策略思惟。Rath和Conchie从与四个带领着不同范畴的成功领袖的访问而带出这些领导才能。

应用正面心理学改善社会:上午
By Kathryn Britton  
January 30, 2009 – 11:40 pm | No Comment

陈健邦 译
上周六,即2009年1月24日,Claremont Graduate University主办了一个名为「应用正面心理学改善社会」的会议。主持人Stewart Donaldson,该校校长和心理学教授,在前所未有的盛况中揭开了序幕。计划原本邀请50至100位人士出席,后来表示感兴趣的人众多,使院校得预留可容纳625人的会堂。门票悉数售出,院校亦为另外150位与会者安排网上转播。与会者来自美国、新西兰、爱沙尼亚、芬兰、墨西哥、中国、英国、苏格兰、澳大利亚和其他国家。Donaldson提出两个问题:正面社会科学中有甚么是行得通的?我们又如何能对社会的转变施加影响,以图改善社会?

诚邀您成为身心健康研究的合作伙伴
By Guest Author  
January 27, 2009 – 3:32 am | No Comment

刘咏汶 译
Wellbeing Study Logo
您是否有兴趣参与一项有关身心健康的跨国长期研究? 我们的身心健康研究组正寻求有志人士在他们的国家或族裔社群推广这项身心健康研究,志愿人士可获知研究收集的有趣数据。很多身心健康研究都局限于有限的问题、单一的角度、小型的族裔社群、或特定时段,亦不能控制人们日常经历的喜怒哀乐。

强烈的变革期望
By Derrick Carpenter  
January 22, 2009 – 11:04 am | No Comment

陈晓翎 译
Hand happiness change responsibility
变革的承诺
注意我们一月这变革的主体和这个星期美国新总统的就职演説——以承诺改革为竞选号召的人——我觉得绝对有以正面心理学角度去分析我们处理改革期望的必要。当美国展示了一位新的政治领袖,全球很多人都对改革抱着很高的期望,不管是全球经济的进步,对世界和平的迈进,又或者是让他们明天起床时对生活有更强的目的性。无论期待的改革是什麽,很多人都会质疑他们的高期望能否获得满足。

从英国的角度看正面心理学的发展
By Bridget Grenville-Cleave  
November 26, 2008 – 7:13 am | One Comment

娄敏华 译
Everything is changing首先希望各位读者见谅我今期所撰写的文章篇幅比较简短,并不如过往的文章向你们详尽地论述正面心理学的理论,但我相信当你看完这篇文章后便会明白我想讨论的事情。
还有不到六个星期的时间,我便要完成由Dr Ilona Boniwell教授,于英国东伦敦大学的应用正面心理学硕士课程,对我来说,这实在是一次有趣的经历。于二零零七年二月,课程刚开始时,我期望我可以于修读课程的过程中找到明确的发展方向,并可助我开展另一番事业。但是现在看来,我当时的想法确实有点天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