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Author

Articles by

全心生活
January 24, 2011 – 7:14 am | No Comment


Brené Brown是一个在University of Houston Graduate College of Social Work的研究教授。她是一个作家,演讲家,说故事的人和– 结果是– 一个轻微的互联网现象。或许这只是因为我工作的范畴, 但她的影片令到身边互不认识的人都在推荐,因此就独立地在找这影片。从超过二十五万的人曾在Youtube看过这二十分钟的影片并且每星期约10,000观看次数的速度看,我似乎不是孤独的。

尽力发挥积极情绪的好处
January 21, 2011 – 7:12 am | No Comment


何佩融 译
Barbara Fredrickson 在积极心理学的研究上有着举足轻重的影响。例如,她积极情绪中的broaden-and-build theory 是许多以积极心理学作为治疗方向的基石。她最近一篇跟研究生Bethany Kok 共同撰写的文章介绍了北卡罗莱那大学(University of North Carolina) 中Positive Emotions and Psychophysiology Laboratory (PEPLab) 的最新研究结果。当中谈及积极情绪与身体机能的关系。

家庭部分2: 在亲子关系上建立承诺
January 10, 2011 – 7:06 am | No Comment


为庆祝新一年的开始,我决定在2011年1月1日成为百万观众的一分子,收看Oprah Winfrey’s new cable network(OWN)节目。我观看了新节目的内容,从收执房屋,至管理班别去制作成自己的节目。其中最令我感兴趣的是一个名为「被孩子绑架」(Kidnapped by the Kids)的节目。

坚定你的新年决定
January 7, 2011 – 7:01 am | No Comment


新年快乐!你的那些新年决定进展得怎么样了?我知道现在才过了几天而已,但是今天是个检查的好机会,来评估一下你的目标是进展了还是倒退了吧。

一口清新的空气
January 6, 2011 – 7:00 am | No Comment


殷明慧 译
每年都是这样。一年之始,我总收到数不完查询有关静观指导和工作坊的电邮。学习冥想明显是一个很受欢迎的新年计划。

准备,出发吧!
January 3, 2011 – 6:58 am | No Comment


在过去庆祝新年的一周中,我发现自己投入倾谈(以及偷听,我承认)有关新年的大计以及别人的目标。大多的时候,人们谈及一般和相类似的希望和目标。我的脑海中描绘出一面红色的旗帜正在不停地从大部分缺乏明确计划去实践的目标之上挥扬起来。这亦令我思考有关计划和实践目标的一些理论。

你会如何处理强项评估?
December 27, 2010 – 12:09 am | No Comment


黄颖怡 译
作为向组织介绍积极心理学的顾问,我发现其中一个最容易作为起点的地方是使用强项工具,例如VIA或者StrengthsFinder 2.0。

在过去的几年,特别是最近,组织从国际大银行机构至小型非牟利机构都在研究强项重点的力量。我为员工和管理人员提供为期一天的强项研讨会,随后与领导人会晤,导入强项的重点。

2010 假日电影
December 22, 2010 – 12:06 am | No Comment


杜训怡 译
编者的话︰今天,PPND的作家和编辑将会和大家分享一些适合在圣诞假期看的电影。
这是为2010年终结而设的四部系列当中的第三部分,而这个系列以2010假期书单起首。为了使我们那些名字是Z字头的作家们有机会排在最前面,作者们的名字以反向的字母次序排列。更多的节日主意,可参看2008的假期主意一文。

正面心理学逆向工程
December 21, 2010 – 6:02 a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其中一个研究的持续的挑战,就是让它牵涉到普罗大众,可是,当对普罗大众有用的,却不一定对个别例子有帮助。
可是,惊讶的是很多人接受普通性的结果,就如把正面比例(Positivity Ratio) 假设为他们必须3:1正比负面事情,然后只发现自己不快乐。

相信圣诞老人
December 17, 2010 – 7:50 am | No Comment


张帆 译
本周六标志着我的丈夫Tim和我在Red Door Family Homeless Shelter 的节日派对上扮演圣诞老人夫妇的第十四个年头。尽管这是我们所做最让人心痛的事情,但这也是我们一年当中最充实的4个小时。我们也把帮助一个无家家庭变成了一项传统,他们最近刚刚离开了居所、亲人和朋友。这些年来,我的朋友们已经帮助过许多这样的家庭,但是今年的经历的确奇妙。