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Author

Articles by Bridget Grenville-Cleave

为什么你需要在节假日休憩,但又不能过度放松
December 24, 2010 – 11:16 am | No Comment


这周我们在英国感受了漫天大雪和刺骨寒风。大雪使道路受阻,很多机场也被迫关闭。我碰巧和邻居聊天——我们正好都在车道上清理前一天晚上的积雪。我问他这周会不会去上班。 「哦,不会,」安东尼答道,「我有笔记本电脑,网路摄像头和手机。这样我在家里工作也很容易。如非必要,我坐车去上班是没有意义的。」

住在天堂或地狱*,重要吗?
November 26, 2010 – 6:52 am | No Comment


蔡鸿燊 译
正面心理学其中一个引人入胜的地方是它的广泛性,它能应用于人类生活中不同范畴上的经验与努力。在多元的学术领域中——由艺术、设计、教育以至政治、商业,都能找到正面心理学的踪迹。所以这个关于市区正面心理学的新研究在这星期吸引了我的注意。

如何建立有紧密关系的工作环境
October 26, 2009 – 11:43 am | No Comment

李芷君 译

与家人、 朋友和同事们有良好的关系必定能促进心理健康及良好的工作表现。这是我们的生活常识。研究现已确定我们的认知加上科学的根据,正在慢慢转变到快乐的理论模型。

危机:是危亦是机
May 26, 2009 – 3:54 am | No Comment

萧思衡 译suit-of-armor.jpg
一如很多正面心理学日报的作者所指出(如Aren Cohen 和Eleanor Chin),恢复力是人们很需要的。当楼价不断下滑;市民都失业以致流离失所;而企业亦在亏损甚至倒闭;以上种种都使我们意识到抵抗压力及保护自己的重要性。 
有时候,恢复力被视作只有超凡的人,于面对巨大的悲伤才展出的。一般受重创的人多数会患上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ost-traumatic stress disorder, PTSD),很少人能够迅速恢复。因此,恢复力多数被视为不平凡的;只有少数幸运的人才有的东西,而绝非能后天所获取的。

CAPP会议的三个主题演讲:经济,教育,与社会变迁
April 26, 2009 – 6:48 am | No Comment

赵昱鲲 译
这个月早些时候,Timothy So为在英国华威大学(University of Warwick)举行的CAPP的第二届应用积极心理学会议(2nd Applied Positive Psychology Conference)的一些主题演讲做了评论。会议的主题是创造繁盛的社区:最小的事情,最大的改变。本篇评论再讲三个主题演讲,它们都生动描绘了个人行动如何引起积极的社会变革。

强盛和Facebook朋友
February 26, 2009 – 7:20 am | No Comment

赵昱鲲 译
janus.jpg你上Facebook、MySpace、Twitter或其他数百个社交网站中的任何一个吗?不错啊,是不是?我有一个朋友是社交网络的瘾君子。对,没错,最多一小时,就得在Twitter上更新一次,再加上现在他们的Facebook也能同步更新,就更是一箭双雕了。Twitter潮流?更像洪流吧。它经常是像这样:
上午07点15分:起不来……
上午9时02分:在我的iPod听Kevin Ayers的《Money, Money, Money》
上午09时48分:看着我的待办事项,想着地狱的钟声……
上午10时12分:喝今天的第三杯咖啡,等待新货送达
上午10点25分:已经开始想吃午饭。真希望我刚才没喝那第三杯咖啡
上午10时43分:有谁知道新货何时到吗?只好开始下周的工作计划

改变和负面情绪
January 26, 2009 – 11:41 pm | No Comment

李敏如 译
sun-aussiegall.jpg在不少本月刊登于在PPND的文章里,都采用选择的角度去处理关于个人改变的课题。例如Kathryn Britton的「选择改变」(Choosing Change) 便针对如何最有效地得到最大的影响,即如何选择改变什么习惯和行为。Dave Shearon的文章「达至更快乐的四句句子」(Four Statements to Happier) 订立了要改变的先决条件,以及什么令人选择去改变而非维持现状。他强调两个关于改变的重点:

从英国的角度看正面心理学的发展
November 26, 2008 – 7:13 am | One Comment

娄敏华 译
Everything is changing首先希望各位读者见谅我今期所撰写的文章篇幅比较简短,并不如过往的文章向你们详尽地论述正面心理学的理论,但我相信当你看完这篇文章后便会明白我想讨论的事情。
还有不到六个星期的时间,我便要完成由Dr Ilona Boniwell教授,于英国东伦敦大学的应用正面心理学硕士课程,对我来说,这实在是一次有趣的经历。于二零零七年二月,课程刚开始时,我期望我可以于修读课程的过程中找到明确的发展方向,并可助我开展另一番事业。但是现在看来,我当时的想法确实有点天真。

正面心理学- 在逆境中前行
October 26, 2008 – 3:18 am | No Comment

董蕊 译

经历了持续了一个月、前所未有的股市下跌, 看到报纸上每天的保释和破产头条, 身为一名前财务总监的我,敢肯定全球各地的金融部门一定有非常多疯狂的应变措施出台 — 因为他们都试图找出符合实际的来年预算。 我们都知道, 如何随机应变一向是相当艰难的任务, 或是, 你情愿承认经济衰退会更好?

地球会为你转动吗?情绪次数及强度的重要性
September 26, 2008 – 11:08 pm | No Comment

娄敏华 译
还记得于MAPP的第五节课堂中提及:对身心健康有着重大的影响的是情绪的次数,而不是其强度(Diener, Sandvik, & Pavot, 1990)。

(如果你希望对「情绪」这课题有更深入的认识,请参看Professor Richard Wiseman 的网上「地球转动」计算器。普遍来说,答案通常是肯定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