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简介

传媒

习惯

书评

人物专访

人物专访

Home » Archive by Author

Articles by Aren Cohen

展開的姿勢:當你擁有它,炫耀它!
January 12, 2011 – 7:10 am | No Comment


黄颖怡 译
当下,父亲与我都在尝试改善腰背痛。这很讽刺。虽然父亲与我都没有完美的姿势,整个童年间,我记得我父亲在我后面走来,把他的双手放在我的肩膀,向后拉,一边训诫:「站直了!」

品味感恩节
November 23, 2010 – 10:53 am | No Comment


在过去的数年间,作为一个学习专家,我曾经帮助学生写论文去回答一个问题﹕「哥伦布日应否被视作一个节日去庆祝?」他们均一致地认同哥伦布日不应是一个节日,因为当时哥伦布与其他征服者对当时的原居民有造成影响。事实上,这论文教导学生批判地思考和探究什么是道德行为,但它不是一篇正向心理学的论文。被提醒到美国人居住的国土是从一群被大量毁灭的和平人士偷回来是颇扫兴的,但是,学生递交论文后便很高兴,并去享受星期一的假期。

一笑置之
May 11, 2009 – 8:12 am | No Comment

Phoebe Fan 译
The Moment我狂热地追看着电视节目The Daily Show with Jon Stewart, 喜剧中心频道(Comedy Central)代替了CNN、FOX及MSNBC等,成为我主要的新闻资源。爲什麽呢?也许你会问,我难道不想成爲消息灵通的公民?难道不应该阅读New York Times,并且严肃的对待事情?也许吧,但是在现在的环境下,我渴求欢笑。

世界的存育在于原始。 -Henry David Thoreau
March 12, 2009 – 4:33 am | No Comment

陈健邦 译
walden-pond.jpg春天要来了。对于正面心理学家来说是个好消息。
最近我在看超自然论作家的作品,包括宣扬人与自然共通之重要性的Henry David Thoreau。在1845年,Thoreau毅然前往近Walden Pond的森林,住了两年两月两日。当被问到原因时,他答道:「我往森林去是因为我想从容不迫地生活,仅仅面对生命中本质的事实,以及看出,如果我没法从这当中学到甚么,于自己行将就木之时会发觉自己从来没活过……我想深刻地生活和提取生命的精髓……」虽然Thoreau在那三个月中过着颇为孤独的生活,但他真的把自己坦于大自然的伟大前,无疑,他活过了。

它是多么甜密……
January 12, 2009 – 1:09 pm | No Comment

黄颖怡 译
Aren and Andre在二零零八年二月十二日,我为PPND写了一篇名为爱究竟是什么?的文章。在该篇文章中,我质疑我们为何要为爱寻找一个科学的解释,或者我们是否该容许自己享受这不可思议的正面情绪的魔力。
在该文章发表的同一晚,我与我现在的丈夫Andre第一次约会了。 在十一个月中,我堕入爱河并结婚了。(请看这幅照片……是的,那真的是我们。这是旋风般的一年!)这些新的境况为我的生活带来了很多的改变。既然PPND这个月的主题是改变,我猜我该仔细回想一下我的婚姻,因它是我经验中最大、最美好的改变。在二零零六 二零零七年度我还是正面心理学的学生时,我是一个单身的女子。当我们的教授引用婚姻带来的益处的研究时,我往往感到沮丧。婚姻带来的益处有很多,在这儿我只会提及几个。首先,据Lyubomirsky,King和Diener (2005)所言,快乐的人多数能在婚姻中成功。还有,已婚者,特别是拥有稳定婚姻的,通常较健康,而且比单身的人活得长久。Seligman (2002) 解释,婚姻容许我们拥有三种爱:被人照顾的爱、照顾别人的爱,还有浪漫的爱,在这种爱中,我们有机会将伴侣理想化。

感谢条和积极心理学
December 12, 2008 – 1:21 am | No Comment

樊晨洁 译
Thank You 1 PPND
最近我一直在想感谢条。因为刚结婚,最近写了许多感谢条。紧接着来的假期,大家都有理由感谢给我们礼物的朋友们。我们都知道礼貌上要坚持写感谢条,但除了这点之外,感谢条还能带给我们什么好处呢?
事实上,感谢条是最简单的实践积极心理学的形式。
流览 Emily Post Institute 网站提供关于何时何地写感谢条的实用建议,「安排几天去写感谢条,并在每次给自己一些有趣的东西,比如音乐,一杯酒、锺爱的电台节目、一杯茶、更可以是一些巧克力。」其实这些好东西还没能完全表现为什么写感谢信对心灵有好处。

何谓爱?
February 12, 2008 – 11:42 am | No Comment

Erika Cheng 译

在八十年代中期,收音机旁不时响起Howard Jones的歌声-「爱是甚么?人人都爱着谁人吗?」在临近情人节的日子,我希望更深入探讨爱这个概念。对于 Jones的第二条问题,我会肯定地回答「是」。